首页 > 最新网赚项目 > 线报888网-《冷场》-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
1月23日

线报888网-《冷场》-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

最新网赚项目 26 次浏览

线报888网-《冷场》-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

男:
  问她想吃什么,从来不说,最后还是订了这家日料,小隔间,安静,适合说话。

  坐下以后也没怎么说话。
  在一起四年了,没结婚,父母也不催了,都觉得是早晚的事。
  我也觉得。
  我没法想还能跟谁在一块儿坐在这么个隔间里,保持沉默。
  我:”鹅肝吃不?”
  她:”不了,胖。”
  我:”那我点一个。”
  她:”帮我要个抹茶冰淇淋。”
  我知道,她不说我也会点,可又不想那么体贴,我不知道我什么毛病。
  她自己说了,我又不是很高兴。
  四年了。
  她从来不依赖我,不会拿什么事儿求我。
  我喜欢她这股劲儿。
  有时候也不喜欢。
  现在她没看我,也没玩手机,在盯着两块木板墙之间的缝隙看。
  她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这样抽离出去。
  我喜欢她这股劲儿。
  女:
  我知道我不说他也会点抹茶冰淇淋,我就是得说,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毛病。
  第一次见面,我们隔过人群对视。
  等人群散了,他跟我说:”我觉得你浮在上面。”
  就让这么句话,拴了四年。
  这家日料我们来过,都是隔间,用木板墙隔开。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,现在我就盯着一个缝隙看,能看到隔壁的人,离得非常近,一份三个海胆寿司吃了俩,刺身拼盘也吃差不多了。我斜对面只能看见手,是个女的,与我抵墙挨着的是个男的,偶尔能看到侧脸,染了发,鬓角是红色的。
  可能也是男女朋友,坐得跟我俩相反。
  我把头扭回来。
  我:”我的抹茶冰淇淋……”
  他:”饭前上,我知道。”
  他什么都知道。
  男:
  她特别爱吃日料,我也是。我们都爱吃海胆,刚认识那会儿怎么吃都嫌不够,听说有家自助,海胆任吃,刚坐下还收敛呢,点了二十份,上来八份,又点二十份,上来十份。最后就一百份一百份地点,老板看出了我们的决心就没再耍无用的花招。那次吃完我们一个月没吃海胆。
  从那之后也再没吃过自助。从食欲开始,一切欲望都在下降。
  刚在一起的时候我总笑她活得讲究,没赚多少钱就喜欢吃贵的。现在我们赚得多了一点,觉得她是对的,真等到赚得足够多,估计吃什么都不香了。
  还有一个转变就是我开始爱喝清酒,醉得慢。
  我:”你要酒吗?”
  她有时喝酒,有时不喝,没什么规律。
  她:”嗯。”
  她又去看墙上的缝。
  比玩手机强一点吧,至少我们还在研究同一个空间里的东西。
  女:
  他爱喝酒,刚认识的时候,我跟他喝醉过几次,他以为我也爱喝,其实只是为了陪他。现在喝得少了。
  或许我以前真的爱喝酒?
  一切欲望都在下降。
  我看见了隔壁男人的喉结,咽酒的时候一动一动。
  他:”你要酒吗?”
  我:”嗯。”
  喉结挺好看的,喉结动让喝酒更有仪式感。女人咽酒的仪式感是咽下去之后保持安静。
  我拿起来喝了一口,冰淇淋上来了,我又不太想吃了。
  很多东西都是习惯,冰淇淋饭前先上,来这家日料,吃海胆,和他在一起。
  人生快乐小指南:不要去推敲习惯。
  我吃了一口冰淇淋再看过去,木板隔音不错,听不清隔壁人说什么,只看到他一点一点前倾,从鼻尖开始侧脸次第展开,眼睛往我这边扫了一下,带着笑意。
  男:
  我们以前在这家店玩儿过一个没话找话的游戏。
  她帮我倒酒的时候我学台湾人说话问了一句:”小姐做这行多久啦?”
  她很自然地接过去,就玩儿了起来。
  我是李先生,她是包小姐,我来自台南,到大陆做生意。她来自四川某个乡下,到这里陪酒。
  在这个无聊的故事中,我们的角色渐渐丰满起来。我喜欢她是因为她长得像我的初恋,她出来陪酒是因为弟弟要上大学。我的初恋溺水而死,包小姐从不出台,今天行不行,要看你我的缘分……
  那天晚上我们各回各家,包小姐真的没有出台。
  那天挺开心的。
  女:
  隔壁人手放在桌子上敲,跟着店里的音乐。就是四个指头轮流抬起又放下的敲法,他的手很好看,也可能是观察角度的问题。
  这个缝不足以看清他的全脸,每个部位分开看还不错。
  偶尔听到一两句,隔壁人似乎在逗对面的女孩笑。
  以前他也挺爱逗我的,我们玩过一个李先生和包小姐的游戏。现在想想真是无聊。
  男的是不是都觉得自己挺有意思的。
  隔壁人的表也不错,品位好,可能是对面那个女孩帮忙打理的。
  他的眼睛又朝我这边扫了一下,我觉得他可能是发现我了。
  一个人,发现墙上一只眼睛盯着他,应该挺害怕的吧,他会不会偷偷问服务员隔壁是什么人。
  真想串通服务员告诉他隔壁没人。
  想到这里,我笑了一下。
  他:”笑什么呢。”
  我:”没什么,隔壁几个男的喝多了,摸女孩大腿呢,你要不要看。”
  他:”哦,不看,我又摸不着,你好好吃饭。”
  我:”嗯。”
  他这个人就这样,对正常人会好奇的东西从来不好奇,我挺喜欢他这样。
  所以编了这样的画面。
  按说他是个好色的人,我从来不看他手机也知道里面肯定不干不净,懒得看。
  我知道他常常会把坐在身边的女孩带到酒店去,但从来不会在饭桌上摸人家的腿。
  我挺喜欢他这样。
  男:
  不分手,可能也是不知道分开了又能怎么样。过不回以前那样了,出去吃饭,带身边的女孩回家?一切欲望都在下降。
  我:”好吃吗。”
  她:”好吃。”
  问的就是废话。
  我:”你那个睡别人女朋友被抓的同事后来怎么样了。”
  她:”没事人一样,人家闹到公司来打他,同事们帮着拦,又叫警察又调解的,反正现在正常上班,看见谁还是一样点头致意。”
  我:”哦,啥人啥命。”
  又没话说了。
  基于足够了解,话题越来越少。
  女:
  聊了两句没话了,我又回去看。吓了一跳,我看见一只眼睛在缝隙那边。
  赶紧退开,心里又觉得好笑,刚还想吓人家。我看到缝隙里在发光,凑近一点,我看见隔壁人把手机屏幕贴在那面,一点一点挪动以便我看到上面那行字:
  ”你在看什么?”
  我也说不清我在看什么。
  我只是处于一段四年的关系里,担忧是否真的会就这样下去,就永远在一起,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,直到天长地久。
  我只是没话聊,又习惯了不聊。
  我们能说就像还不熟的人会说的话,好吃吗,饿吗,喝酒吗,你被捉奸的同事还好吗。
  我们那么熟悉,语言的主要功能已经不是表达,是发出声响,频率,以证明一段关系依然存在。证明我们还能共振。
  他:”我上个厕所去。”
  我:”嗯。”
  我拿起手机,打了一行字,按照对面刚刚的速度贴着木板墙一点一点挪动:”看你的喉结。”
  男:
  不都这样吗?
  我们的父母、朋友,幸福的婚姻谁都可以举出一两例——在某个时刻内。
  在某个时刻我们就是想结婚,想生个孩子,想买房,想怎么在公司里上去一点,多赚一点,未来好过一点。
  在某个时刻,我在海边跪下来,对她说:”你知道吗,虽然听起来难以置信,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片大海。世界并不能让大海分开,也不能让我们分开。”
  在某个时刻,在很多时刻,我们也会说永远在一起,什么也不能把我们分开,直到天长地久。
  是真的这么想——在某个时刻。
  在某个时刻,我可以为她去死,我相信她也一样。
  生活中并没有需要谁为了谁死的时刻。
  生活就是生活,生活不是时刻,生活是永恒。
  女:
  ”见笑了,今天忘了护理。”
  隔壁人打回一行字,果然喜欢逗女孩开心。
  我笑了一下,我不知道算不算是开心。
  我也不确定这样对话的结局是什么。
  我正在想怎么回,那面轻轻叩了叩墙,我看过去。
  ”想看看你,厕所见。”
  男:
  店不大,厕所也小,我看见一个男的喝醉了,头顶在墙上,裤链没拉,他的朋友在后面拍他的背,喝得并不比他少。
  我听见抵在墙上发出的声音,”你说我对她,是不是一往情深。”
  我尿完尿出门,撞到一个红色头发的人进来,看着也喝了不少,冲我点头。
  我也冲他点头。
  我想,厕所里这些人,显然都正是处在某个时刻。
  女:
  他回来了,看起来挺高兴。他就这样,喝了酒,出去走走,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脑子里冒出很多想法,说不出来,就自己笑。
  笑得得意又无奈,好像把什么东西看穿了的样子。
  不知道是因为酒精,还是因为我不喜欢看他这副样子,我情绪起伏。
  我:”我去个厕所。”
  男:
  抹茶冰淇淋已经化了,她又没吃,老是不吃。我端起来喝了两口,很解酒。
  很想找到刚才那个吐的大哥告诉他,喝一杯化了的抹茶冰淇淋吧,不要再一往情深。
  女:
  店小,厕所也小,男女卫生间出来是一个共用的洗手池,隔壁人在那里站着,我认出他的红色鬓角,他还在判断我是不是木板墙那边的人。
  我没说话,走过去,亲了他的嘴,酒气很大,估计我也一样。
  他应该不需要再判断了,一晚上不会有那么多意外之喜,他抱住我,力道和姿势都像是要演给谁看。
  嘴和嘴分开,我慢慢滑下来亲了他的喉结。我抬头看向他的脸,没来得及评价美丑先看见了他的表情,得意又听从安排的样子,心里显然有把握,今晚命运的安排会不错。
  我:”我去上厕所。”
  他:”留个电话呀。”
  我确实有点喝多了,走路不是很稳。
  我:”别拽我,我要去上厕所。”
  他又拽了一把,动态代表他心里的话:”装什么呀,刚还不是你先亲的我。”
  我回头看他,”别拽了,我喝醉了,你也是。就这样不是挺好吗?真留了电话,以后呢,你想想以后。”
  我看见他的表情慢慢退潮,意识到了命运果然就像他想的一样复杂。
  男:
  她回来没坐下,看我。
  我:”走吧,结好账了。”
  这是我们的默契,临走前我先上厕所,她再上,回来的时候账已经结好,发票也开了。
  好像是从最开始约会就这样了。
  她穿好了衣服,我们在门口穿鞋。
  我看见隔壁的人也出来穿鞋,就是刚才那个红头发的男的,又冲我点头笑了一下。
  我凑到她耳边:”就是他呀?摸女孩儿大腿?”
  她系鞋带,没抬头:”没有,我刚瞎说呢。”
  我:”嗯,现在回去路上应该还有卖花的。”
  她:”嗯。”
  女:
  买把芍药好了。
  没有就算了。
  ……

文章来源:线报888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

   

文章作者:多多网赚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wzduo.com/1473.html
版权所有 ©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!

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.